楚生狂歌 发表于 2011-10-24
三十二   为谁
        (13223字)
      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          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    
版主评語: 【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,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!


    看到有人猜测澄江是哪里,其实这只是一个虚构的地名,和现实没有任何关系。如果文中出现的地
名和人名与现实中的相同或相似,那只是巧合。就像天上的浮云,有时候像中国地图,有时候又像观音
坐莲,一切都是巧合。浮云还是浮云!
        ***** ***** ***** ***** ****** **** ****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海凤凰问陈森想知道什么,陈森只告诉海凤凰想知道那天晚上是谁送他进酒
中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店的。海凤凰问了陈森进酒店之前的事情,陈森告诉她之前陪王铁生和傅玉明喝
色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酒了,后来喝醉了,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海凤凰一听陈森那天晚上陪王铁
专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生和傅玉明喝酒了,便想到了徐源,那天晚上徐源不是监视王铁生和傅玉明谈话
供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吗,要不是那天晚上正好抓赵强,海凤凰也不会记得这么清楚。难道这事情跟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徐源有关?
勿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森,要不你先回去吧,我让人去查查,晚上再给你答复。”海凤凰心中
载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猜想着,那服务员肯定是被徐源打发走的。等陈森走后,海凤凰去监控室看那天
☆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晚上的监控,发现早被人删了。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阴谋?
色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城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正好晚上陈琳请海凤凰吃晚饭,徐源这个中间人当然也会去。海凤凰便早约
首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徐源去了千禧苑。
发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请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阿源,今天陈森来找我问抓赵强那天晚上的事情,那天晚上他陪王铁生喝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酒喝醉了,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转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徐源把王铁生早就觊觎葛清岚和傅玉明从中拉皮条的事情说了。海凤凰听了
∧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也喑骂傅玉明卑鄙无耻。“那你干吗要帮王铁生掩盖这事情?如果让葛清岚知道
琳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她被王铁生迷奸了不是更好?”海凤凰有些不解。
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雪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可是我们没有恰当的方式让葛清岚知道,难道我们直接告诉葛清岚,我们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知道王铁生要迷奸她,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迷奸?这样的话不就是直接告诉别人我
∨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们在暗中监视客人了。”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十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那你干吗要删掉那天的监控,还把服务员赶走了。你这不是帮王铁生擦屁
二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股嘛!”
★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为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那天傅玉明并没有走,他假装离开后又折了回来,跟在了王铁生等人的后
谁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面,我猜想他是找王铁生迷奸葛清岚的证据了,王铁生离开后他也进了葛清岚的
★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房间。傅玉明这个人很有心机,我猜想他早就设好了这个局,故意在包厢里跟王
色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铁生提到葛清岚和陈森,然后又暗示王铁生他可以迷奸葛清岚,算在陈森头上,
中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葛清岚和陈森正恋爱着,发生了酒后乱性的事情也不会计较。而他则在暗中收集
色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王铁生的证据。我想傅玉明已经把真相透露给了葛清岚,陈森去省城见了葛清岚,
专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可能从葛清岚那里看出了什么,所以跑去问你。”
供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跟我说。你为什么非要把那个女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服务赶走?”
转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傅玉明进去的时候那女服务看到了,而且傅玉明也进过葛清岚的房间,要
☆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是葛清岚以后发现了什么不对来查,一来黄金海岸会卷进去,二来傅玉明也有了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嫌疑,这对对付王铁生不利。本来我想告诉你的,我也没想过这一着能有什么效
城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果,后来就忘了。”
首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发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到了包厢,见海凤凰和徐源已经到了,朝两人笑了笑:“海总,徐源,
请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真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勿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转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主任是个大忙人,还抽空约请凤凰,凤凰心里有些不安啊。”
载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∧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海总太客气了,陈森的事情我知道海总暗中帮了不少忙,我当然要当面向
琳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海总表示感谢。”
海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雪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饭间的时候陈琳委婉的提到了王铁生故意给她找麻烦,阻拦美商落户城东。
源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海凤凰听出陈琳对美商的期待,毕竟这项目如果落户城东,对陈琳来说可是一大
∨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政绩,陈琳不可能不动心。现在陈琳与王铁生翻脸,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,就
三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要完全靠自己的努力了。海凤凰看了徐源一眼,猜测着是不是徐源让陈琳在她面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前提这事的。海凤凰没有接话,帮着陈琳数落了王铁生几句。
二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也没有怪海凤凰,毕竟人家刚帮过她,再说招商的大事不比陈森的事情,
为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森的事情纯粹是王铁生故意找事,而招商的事,王铁生的安排也是有理由的。
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再说招商的事情这完全是政府的事情,和海凤凰没有利害关系,即便她出言相求,
★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海凤凰也不会轻意为这样的事情去动用她的人际关系。不过陈琳不甘心,对海凤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凰说道:“开发区这两年规划的公路挺多,公路绿化方面也是个不小的工程,如
中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果海总有心的话,可以参与绿化建设。”陈琳知道海凤凰没有路桥建设资质,但
色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绿化方面就没什么要求,就算海凤凰不想做,转包一下工程也是一笔收入。
专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供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澄江近几年修路绿化的等级都很高,普通公路两边的绿化带宽度在五到十米,
请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主干道的绿化带宽度则有十到三十米。一条五公里长主干道的公路绿化项目也那
勿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也是几千万的工程。陈琳却主动邀请海凤凰去接这个工程,明摆着就是给海凤凰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赚钱,就算海凤凰转包,一条公路赚个两三百万不在话下。而且绿化虽没有修路
载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猫腻多,但没风险,没听说那条公路绿化质量出问题的。
☆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海凤凰并没有一口承下来,她知道招商的事情不比陈森的事情,陈森的事情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是可有可无,可大可小,但招商的事情事关利益太多,就算是省政府也会慎重对
首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待,毕竟王铁生提出的计划也是可行的,省里的高官才不管这招商的政绩归陈琳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或是归南丰。
请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主任,美商来考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点,他们还要到邻近两市去考察。
转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相比之下,澄江是有优势的,不过美商也不会立刻就拍板。王市长的方案也有它
载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优势,南丰开发区是较早的省级开发区,又有国家级开发区的经济审批权,外
∧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商进驻后业务发展方便。陈主任,如果你对美商入驻新开发区有什么好的方案,
琳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倒可以帮你递到省里去,美商此来肯定还会与省里的官员会谈,如果你有好的
海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方案,说不定省里的官员觉得你的方案更好,会和美商交流。至于公路绿化工程,
雪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现在公路还没修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源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∨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海凤凰的话无疑告诉陈琳,如果她有什么方案,她可以帮着递上去,但不会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为陈琳多说什么,至于成与不成,那就看陈琳的造化了,那些绿化工程就等这件
十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事有了结果再说。如果成了,陈琳再把工程给她也不迟,不成,海凤凰也不敢受
二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禄。
★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为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海凤凰的话让陈琳很惊讶,这海凤凰真不是一般的女老大,不但对澄江的官
谁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场了如指掌,就连经济方面也了解的很全面。海凤凰的话让陈琳看到了一丝希望,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答应尽快把美商入驻的规划方案给她。
色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中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晚餐结束已经八点多了,海凤凰有事先走一步,徐源陪着陈琳又说了会话。
色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琳姐,十里和盘龙的企业很多,你不是要做统一规划吗,可以让有实力的企业
专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先在开发区里注册新公司,以后他们搬迁的时候适当给一些优惠,这样开发区会
供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马上热闹起来。你在十里也好多年了,我想给你面子的人大有人在。”
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这样有什么用,表面上红火了,实际上一点发展也没有,硬要让人家注册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新公司,背后会被人骂的。当初W 市的洪某人就这样,W 市新区开发的时候,为
载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政绩,让W 市的国有企业都到新区注册新公司,很多企业自身难保,更别说扩
☆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投资了,结果很多企业以自己老总的名字注册了新公司,W 市就是那十年落下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前进的脚步,被S 市迎头赶上。到现在还有人在骂洪某人,我可不想做这样的
城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,过了几十年还有人骂。”
首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发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两人到了停车场,徐源说要送陈琳回去,陈琳也没有拒绝。徐源上了陈琳的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车,把车开到了以前徐源去接陈琳的小巷子里。下车之前,徐源拥住了陈琳的脸
勿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要亲,陈琳脸色微红,轻声说了句:“小心别给人看见了。”心里却是不甚欢喜。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的陈琳很高兴,虽然海凤凰没有答应帮她去走路子,但愿意帮她传传消息就
载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让她看到了一些希望。好在小巷里路灯不亮,有没什么行人。陈琳虽这么说,也
∧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没有拒绝徐源的暧昧请求,两人热吻了足有一分多钟。
琳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海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徐源下车后陈琳自己开车出了小巷,转了个弯就到了她的小区。回到家见傅
雪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玉明正坐在客厅里抽烟。陈琳没说话就要进房间,却被傅玉明叫住了。“那人是
源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谁?”傅玉明抬头看着陈琳,眼中有些怒火。
∨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谁?”陈琳不知道傅玉明也才回家,就跟在陈琳后面,见陈琳从小巷走,
十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就感到有些奇怪。但他没有进去,他知道小巷很窄,他跟进去肯定会被发现,
二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便先赶到了小巷的出口处,看到从陈琳车上下来了个人,陈琳才开车走了。太远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傅玉明根本看不出下来的是什么人,但他知道那身影肯定是个男人。傅玉明一
为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下子就怒了,陈琳开车进小巷把人放下,明摆着是不想让人看见。难道那人是陈
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琳包养的小白脸?陈琳在报复自己?
★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刚才在你车上的男人。”
中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傅玉明,你跟踪我?”陈琳脸上有了怒色,睁大眼睛瞪着傅玉明,陈琳的
专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个子比傅玉明高,一生气,气势就压住了傅玉明。这是陈琳继那次摊牌后的第一
供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次生气,也是这么多年来对傅玉明的第二次生气。摊牌之前是陈琳一直忍着,摊
请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牌之后是陈琳不屑去生他的气了,没想到傅玉明跟踪她,现在陈琳一心保护着她
勿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和徐源的关系,傅玉明的举动自然让她感到愤怒。
转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傅玉明以为陈琳会心虚,没想到她却是对他发怒。不过傅玉明也没有退缩:
☆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我没跟踪你,只是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。他是谁?”傅玉明并不想跟陈琳吵架,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还想挽回陈琳对他的感情,但刚才看到一个神秘男人从陈琳车上下来,傅玉明
城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就控制不住妒忌的心理。
首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他是谁和你有关系吗?海凤凰帮忙救了阿森,我请她吃晚饭,多喝了两杯,
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海凤凰派她的人送我回来,我不想让别人看见,就让他把车开到了小巷里。”陈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琳说完不理傅玉明,径直进房间关上了房门。
转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傅玉明呆呆的站在原地,直到烟屁股烫手才清醒过来。陈琳的话对他是一个
∧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讽刺,一个欢场上的女人尚能为朋友尽一份力,他这个做丈夫的,却无动于衷。
琳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傅玉明有他自己的打算,当他知道陈琳和王铁生翻脸之后,傅玉明在计算着他向
海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琳复合的可能。陈琳与王铁生翻脸,那以后王铁生肯定不会再硬挺他这个公安
雪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局长,说不定还会找机会赶他下台。而陈琳现在是主任了,虽然也只是正科级别,
源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但前景比他这个公安局长要好多了。而且陈琳主政一方,王铁生想整下陈琳也没
∨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么容易,陈琳还有海凤凰的帮助,以后的葛家说不定也会为陈琳说说话,也许
三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用不了多久陈琳就能进入市领导班子,傅玉明便想着和陈琳修复关系,以后也好
十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有个照应。
二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琳,你听我说,阿森的事情不是我不想帮忙,是我真的无能为力。”傅
为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玉明走到陈琳房门前轻拍了几下房门,陈琳的房门没锁,但傅玉明出于礼貌没有
谁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打开门。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知道你帮不上忙,我也没指望你能帮忙。”陈琳也没叫傅玉明进去,脱
中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衣服准备洗澡睡觉。傅玉明听出了陈琳话的嘲讽,他能不能帮忙是一回事,想
色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想帮忙又是一回事,当初傅玉明被王铁生一压就妥协了,很让陈琳失望。
专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供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琳,我知道你恨我,我承认以前是我做的不对,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一定做一个合格的丈夫,请你相信我。”傅玉明忍不住开门走进了房间,这时
勿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候陈琳刚脱了衣服,只戴了一个胸罩。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没想到傅玉明会闯进她的房间,自从两人摊牌后,傅玉明从来没进过她
☆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房间,陈琳也习惯了,也没想到要锁门,没想到傅玉明今天闯了进来。陈琳一
色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愣,随手抓起床上的毯子披在了身上。“傅玉明,你干什么?你不知道不经人同
城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意进别人房间是很礼貌的吗,出去。”
首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喝了酒,脸色桃红,傅玉明进来的一瞬间看到陈琳带着黑色的蕾丝胸罩
请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也呆了呆,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妻子裸露的身体了,陈琳披上毯子的瞬间,那曼妙
勿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身子唤醒了傅玉明的记忆。他曾经也在这具美丽的胴体上驰骋,而现在却形同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陌路,就这样放手,傅玉明心有不甘。
载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∧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琳,你相信我,以前是我错了,我们从新开始吧。”
琳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一愣,傅玉明是怎么了,难道他真的想跟我从新开始?傅玉明趁着陈琳
雪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发愣的时候走到陈琳的身边,双手抱住了陈琳的肩膀说道:“陈琳,让我们忘记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过去,重新开始,我发誓,我一定好好的爱你。”
∨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是吗?那个女人呢?你准备怎么办?”陈琳推开了傅玉明扶在她肩膀上的
十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双手。
二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★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琳,她已经流产了,我向你保证,我不再和她来往了。”
为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谁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如果她不流产你又准备怎么样?”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……”傅玉明没想到陈琳会问这些,不时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琳
中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问题。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专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冷笑一声:“傅玉明,你真让我感到恶心。我跟王铁生翻脸了,你是不
供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是觉得你跟王铁生之间没什么联系了,又想让我们恢复关系,你是不是还想着让
请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回到王铁生身边,去为你升官出卖自己。傅玉明,我算看透你了,你就是个小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。”
转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被陈琳看穿了心思,傅玉明恼羞成怒,对着陈琳吼道:“陈琳,你凭什么这
☆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么说我,你敢说你之前都是为了我?你就没想靠着王铁生往上爬?别忘了我们结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婚的时候你就是只破鞋,要是不那时候我老实,你会看上我,你当时看上我就是
城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觉得我好欺骗吧?”
首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发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傅玉明,你滚!”陈琳气急,双手去推傅玉明,身上的毯子落到了地上,
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露出洁白的身体和丰满的胸部,一对肉鼓鼓的乳房因为激动在胸前剧烈的颤动着。
勿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傅玉明看着妻子的身体,一股气血上涌。想到陈琳的身体被王铁生压在身下,
载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傅玉明就有种要暴发的冲动。他双手抓住了陈琳的小臂把陈琳推倒在床上,自己
∧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跟着压了上去,双手扯下陈琳的胸罩,在她的乳房上啃了起来。也许是跟傅玉明
琳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多年的夫妻了,陈琳也没想到傅玉明会在这时候对她做这种事情。陈琳和徐源的
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系有些不伦不类,陈琳既把徐源当作小弟,又把他当作情人。但因为现实的原
雪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因,两人约会的次数也不多,这有限的约会次数根本没法满足陈琳的生理需求。
源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傅玉明扑在她身上的时候,陈琳有些莫名的冲动,或许是刚才和徐源分手时男
∨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的热吻挑起了隐藏在陈琳身体深处的某种欲望。
三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傅玉明见陈琳没有反抗,心里暗道,到底是个女人,寂寞了这么长时间,只
二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要自己用心哄哄,陈琳一定还会回到他身边的。只到乳房上传来痛感,陈琳的脑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子才清醒过来,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不是徐源,而是傅玉明。看着傅玉明的脑袋在
为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她胸口晃动,陈琳感到一阵的恶心,她现在宁愿自己手淫也不想跟傅玉明上床。
谁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琳使劲推开了傅玉明,甩了傅玉明一记耳光。
★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傅玉明被掀倒在床上,心里很愤怒,在床上一向温婉的陈琳竟然甩了他一记
中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耳光。傅玉明突然明白了什么,捂着被打的脸颊站了起来,哼哼冷笑了声:“我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是你丈夫,你难道不应该尽一个妻子义务,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,嫌弃我了?”
专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供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傅玉明,你不但是个小人,还是个无耻下流的小人。我在外面有人怎么了?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在外面有过多少女人。以前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,从不管
勿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你在外面做些什么,你的那些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里我只当没听见,我换来的是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什么?告诉你,傅玉明,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,你要想娶那个女人,我可以
载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答应和你离婚,成全你们。”陈琳一激动,竟然向傅玉明承认自己在外面有人了。
☆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陈琳看来,她和傅玉明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,傅玉明应该不会再跟她计较
色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自己的私生活,但她想错了,傅玉明并没有打算放手。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首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琳,你终于还是露出了真实面目。成全我?说的真好听。我看你是想离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婚跟别的男人,告诉你陈琳,没门!”傅玉明气急败坏地离开了陈琳的房间,
请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离开了家。陈琳听到“碰”的关门声,整个人瘫坐在床上。傅玉明的话让陈琳感
勿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到有些困惑,难道自己的替意识里想和徐源结婚?可徐源太年轻了,根本不是自
转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己合适的结婚对像。想到傅玉明的离开的表情,陈琳有些担心,万一让傅玉明知
载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道了徐源的存在,怕他会对徐源不利。
∧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琳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森从黄金海岸离开后就回家去了,正好碰上康琳下班。因为陈森突然被抓,
海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康琳和陈森的事情还没向外人挑明,她只好回家扮演一个妻子的角色。陈森看到
雪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康琳,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失落。不过想到和葛清岚的将来,陈森还是很冷冷地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问康琳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。
∨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康琳已经对陈森不抱希望,对他说想什么时候离婚都可以。陈森见康琳这么
十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干脆倒有些意外,以为康琳会用什么恶毒的语言讥讽他一番,没想到康琳却毫无
二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表情的答应了,好像他们之间只是路人,从来都没有交集过。曾经深爱他的女人
★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就这样形同陌路了,陈森总觉得像什么东西被人偷走了。陈森没在家里多留,换
为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件衣服就出去了。康琳听到关门的声音,在房间静坐了半晌。拿出手机想给徐
谁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源打电话,按了号码,还是没拨出去。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森约了以前的死党阿黑去酒吧喝酒,阿黑也是个色鬼,两人之前就常在酒
中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吧泡妞,搞一夜情之类的。康琳大半时间不在家,阿黑是单身,陈森经常和他在
色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酒吧泡到半夜。
专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供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森,你也太不仗义了吧,什么时候把周慕雪上了,也不跟我说一声,怎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么样,那小女孩骚不骚?她这么小,经得起你折腾吗?”陈森为救周慕雪而误杀
勿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徐老头的事情早在华胜内部传开了,特别是质检部,传的更是沸沸洋洋,说徐老
转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头如何强奸了周慕雪,陈森为了周慕雪跟徐老头大大出手之类的。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☆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森白了阿黑一眼:“根本没你们传的那样,那天我东西落在公司了,晚上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回去拿,正好碰上徐老头想强奸周慕雪。”
城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首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还不了解你,怪不得以前你摸她屁股她都不生气,原来你们早就有一腿
发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。”阿黑说着一脸的淫笑,其实他早就想泡周慕雪了,只是他长的黑,又不帅,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周慕雪根本不理会他。
勿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懒得理你……你看,那边那个女人好像很寂寞。”陈森说着朝角落里的一
载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个女人指了指。
∧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琳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哇,是个大美女哦,很有气质。陈森,还是你上吧,我这样她肯定看不上。”
海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阿黑看那美女,知道自己肯定是搞不定的。
雪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今天是来喝酒的,没心情泡女人,还是你去吧,告诉你,泡美女要有自
∨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信,要不然你永远只能等到如花那样的。”
三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阿黑嘿嘿笑了笑,真朝那女人走了过去。这时候陈森来了电话,接完电话,
二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森脸都绿了。海凤凰告诉他,那天晚上王铁生的司机扶他进了酒店房间,而王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铁生扶着葛清岚进了另一个房间。
为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王铁生扶葛清岚进了另一个房间?真是王铁生!虽然陈森并不是很在意葛清
★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岚是不是处女的问题,可如果说是发生在陈森和她恋爱之前,陈森肯定不会去深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究,可这事偏偏发生在两人热情似火的时候,这叫陈森如何不愤怒。可这又能怎
中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么样,他能找王铁生去算帐?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专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这时候酒吧里又进来两个男人。一个男人脸上受了点伤,另一个男人叫了两
供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杯酒。“张哥,别生气了,嫂子虽然凶了点,但我知道她是真爱你的。”
请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被称作张哥的人喝了杯酒说道:“真他妈倒霉,才跟秋云见面这被那凶婆娘
转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碰到了。宁子,你说我怎么这么背啊!”这张哥不是别人,正是王铁生的秘书。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张秘书所说的秋云是宁子的同学,因为做生意要找人办点事,可她又不认识政府
☆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人,张秘书跟了王铁生多年,在澄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。宁子知道了就把她介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绍给了张秘书,没想到张秘书竟然跟秋云勾搭上了。张秘书的老婆可是个悍妇,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他和秋云的一些事情被他的悍妇老婆察觉了,今天晚上张秘书约了秋云出来,没
首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想到被他老婆给当场逮到,那秋云也不是好惹的主,两边大大出手。张秘书左右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为难,脸上还挂了彩,搞得他都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抓的。
请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张秘书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周倩那泼妇就是嫌我没能耐,混了这么多年还是
转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个秘书。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早在外面给我带绿帽子了。”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∧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宁子嘿嘿笑了笑说:“张哥,我看嫂子不是那样的女人,你别瞎怀疑,秋云
琳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边我会去劝劝她的。她现在也在气头上,过几天你再去找她。”
海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雪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张秘书又喝了杯酒对宁子说道:“人比人真是气死人,要是我当了市长,一
源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定也找个像陈琳那样的女人,妈的,那才叫爽。”
∨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宁子听了压低声音问张秘书:“张哥,王铁生和陈琳的传闻是真的?”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二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当然了,王铁生的那点事情我还不知道,陈琳是王铁生玩过的女人中最漂
★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亮,最带劲的。”
为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谁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你亲眼看到过?”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屁话……领导干这事还能让你在一边旁观?你以为领导是拍A 片的演员啊!
中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过话说回来,要是真有这样的机会,我还真想旁观一场。你不知道陈琳那女人
色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身材有多好。”张秘书倒没有吹牛,说什么他全看见了。要这么说了,别人也不
专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会相信。
供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看陈琳不像那种女人啊。”宁子有些不信,看起来也是个暗恋陈琳的男
勿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。
转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不是什么,告诉你,前些日子华胜集团死了个人的事情你知道吧?”宁子
☆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点了点头。“那人是被杀的,杀人的是陈琳的弟弟,前几天被无罪释放了,知道
色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为什么吗?”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首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宁子摇了摇头。张秘书又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陈琳送上门,让王铁生睡了。
发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天陈琳去王铁生的办公室,我就在外面,就听见里面有些动静,后来陈琳出来,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衣衫不整的。我进王铁生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地上散落了好几个扣子,我一看就知
勿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道是陈琳衬衣上的扣子……”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砰”的一声,一拳头狠狠砸在了张秘书的脸上,原本右脸被女人抓伤的张
∧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秘书这回是左脸肿了起来。打人的真是陈森,原本陈森对两人的谈话并没有在意,
琳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只是觉得那姓张的在外泡妞被老婆抓到很可笑,没想到两人说到了陈琳,陈森立
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马就竖起了耳朵。一听之下,果然是在说他姐姐,而且这个姓张的还是王铁生的
雪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秘书。起初陈森也只当是张秘书在造谣污蔑陈琳,没想到后面越说越像那么回事,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森再也忍不住,一拳就砸在了张秘书的脸上。
∨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你他妈是谁啊,一个疯子。”宁子见张秘书被打,大为吃惊,在澄江这地
十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方,敢打张秘书的人可不多。仗着自己人高马大,就跟陈森打了起来。阿黑真跟
二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美女聊天呢,没想到这边陈森就跟人打了起来。
★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为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小姐,真不好意思,我同伴跟人打起来了,我得过去帮忙。”阿黑朝美女
谁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笑,站了起来,这时候可是在美女面前竖立大好形象的时候,虽然不是为了她,
★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也是为了朋友。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中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美女笑了笑:“看来不用你动手了。”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专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阿黑回头一看,只见几个男人已经把人架开了。钱凯听说有人打架,以为是
供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别人打砸场的,下来一看,原来是两个客人发生了摩擦。
请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老板,你这酒吧也太不安全了吧,这么进来这一个疯子,一句话不说就打
转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。”宁子见钱凯过来,便嚷嚷着要钱凯给个说法。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☆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柳月媚走到钱凯旁边看着宁子和张秘书问道:“这位先生,发生了什么事情,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要报警吗?”
城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首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张秘书捂着脸说道:“不用,不用,一些小误会,没什么的。”报警?张秘
发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书立刻摇了摇头,他虽没见过陈森,但陈森和陈琳长的有些相像,张秘书看陈森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脸怒火,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。要是报了警,让王铁生知道他在背后谈论领导
勿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私生活,那可是件麻烦事。再说报了警有什么用,傅玉明是公安局长,闹大了,
转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傅玉明也会恨上自己。有些事情私下说可以,但真闹出去了,那就是打人家的脸,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傅玉明不恨他才怪了。
∧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琳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柳月媚虽不知道陈森为什么和张秘书发生冲突,但知道两人都有些背景,得
海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罪谁对酒吧都不好,干脆直接问他们要不要报警,让他们自己去处理。没想到张
雪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秘书主动退缩,带着宁子走了。张秘书走后,柳月媚对陈森说道:“陈公子,你
源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要不要紧,要不要去医院处理一下。”陈森以一对二,也没讨到好处,脸上也被
∨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打了几下,有些地方还擦破了皮。陈森见柳月媚出场有些意外,等到柳月媚问他
三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才摇了摇头。之前陈森见到柳月媚,以为她只是来酒吧喝酒的,就叫阿黑去泡人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家,他知道阿黑是不可能泡到柳月媚的,就是跟阿黑开个玩笑。
二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★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柳小姐,你认识他?”钱凯听了柳月媚的话有些惊讶。
为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谁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钱经理,陈公子是老板的朋友。麻烦你去拿药水来给陈公子处理一下伤口,
★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带陈公子上楼喝两杯。”一边的阿黑张大嘴巴看着柳月媚,原来她和陈森认识,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看来是陈森想看他笑话了,故意激自己去泡她。听起来这女人是酒吧的老板之类
中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,怪不得自己跟她说话,她都面带微笑。妈的,自己还当人家对自己有意思呢。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专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陈公子,你为什么和张秘书起了冲突?”
供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没什么,他那张嘴太臭了。”陈森没有提张秘书污蔑他姐姐的事情,心里
勿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却堵得慌,在他心里最纯洁的姐姐决不是那种为了利益出卖身体的人。“柳小姐,
转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酒吧也是海总的吗?”陈森记得这酒吧可开了好多年了,刚才柳月媚说他是老
载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板的朋友,陈森以为柳月媚所说的老板是海凤凰。
☆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不是,酒吧是徐源的,我已经辞职了,现在跟徐源干。”柳月媚的话让陈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森听了很不是滋味。大半年前,陈森把徐源介绍给他姐姐的时候徐源只不过是在
首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夜总会里当班的,虽说是经理,但那种地方的经理陈森还有些不屑,没想到过了
发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半年,徐源有酒吧,家里又开房产公司,发展的比他好多了。陈森心里有些不
请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平衡,凭什么?陈森跟柳月媚喝了杯酒就告辞了,再待在徐源的酒吧,陈森受不
勿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了。
转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森走后,柳月媚把陈森和王铁生的秘书发生冲突的事情告诉了徐源。这时
∧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候徐源正在上网,接了柳月媚的电话心里暗道,这么快就起冲突了?看来海凤凰
琳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消息让陈森有些失控了。徐源放下电话,继续上他的网。
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雪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第二天一上班陈琳就召集手底下的人开了个会,要求他们尽快搞出针对美商
源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项目的规划蓝图的图文版,而不是停留在嘴边。美国项目有意向落户澄江的事情
∨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琳手下的人也知道,但也清楚这事情和城东开发区没多少关系,因为王铁生把
三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个大项目安排在南丰,现在陈琳要他们拿出招商方案,知道陈琳是想跟王铁生
十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叫板。这对他们来说肯定是好事,能招到这样的大项目,在每个人的履历上都会
二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留下一个闪亮点。不到半天,一份草案就放到了陈琳的桌上。陈琳看了下草案,
★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心里也很满意,不料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。陈琳刚想问来人为什么不敲门就进
为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,抬头一看,竟是王铁生。
谁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★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王市长,你来开发区有事吗?”陈琳见王铁生到她办公室,心里一惊,下
色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意识地合上了计划草案。她可不想让王铁生看到她的计划。
中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色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王铁生见陈琳合上计划草案,脸上露出一丝奸笑:“陈主任,听说你做了份
专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招商草案,不能让我看看吗?”
供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请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一下子愣住了,怎么草案才做好王铁生就知道了呢,难道有人通风报信?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琳一想自己手底下人也不少,难免有王铁生的人,自己只顾赶时间,忘了保密,
转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竟然被王铁生知道了。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☆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那有什么草案,王市长来是检查开发区工作的吧,我这就陪你下去。”陈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琳强自镇定,想把草案收起来。王铁生几步走到办公室前一把夺过了草案。
城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首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这计划不错,这次的美国客商可是大项目,市里正缺份好的方案,我看这
发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草案稍做修改就能用了,陈主任,你可为招商立了一大功。”
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勿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琳气的脸色发白。立大功?屁话。项目落在南丰,我能有什么功劳。“王
转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市长,这是城东区的计划,请你尊重城东开发区管委会全体同志的劳动成果。”
载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既然翻了脸,陈琳也不再怕王铁生刁难,当面顶撞王铁生。
∧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琳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尊重?陈琳,我就是来告诉你,你想把项目拉到城东就是不尊重市里的决
海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定,破坏市里的安定团结。你想把草案给谁看?市里还是省里?想让上面的领导
雪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看我的笑话,告诉你,没门!看来我有必要开个会议,统一一下全市的招商精神。
源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招商要为全市考虑,绝不能为了某一个人的利益破坏了全市的规划格局。”
∨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三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王铁生,你这是颠倒黑白,血口喷人!美商落户城东更符合全市的规划,
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也更符合投资商的利益。”陈琳忍无可忍,直呼王铁生的名字,反正豁出去了,
二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琳无论如何也要据理力争。
★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为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哼哼,翅膀硬了,敢跟我叫板了?告诉你陈琳,你就是个欠日的贱货。当
谁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初要不是我扶你,你能有今天?想在我手心里翻天,你做梦!我来的时候还来了
★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几个人过来,就包括招商局长。他会在城东开发区管委会开个会,传达市里对这
色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次招商的态度。到时候我看还有谁会跟你干。”王铁生说着把手里的计划草案撕
中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得粉碎。
色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专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王铁生,你真是卑鄙无耻!”陈琳没想到王铁生会跑到她地盘上开会,这
供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样一来谁还会在意她这个主任的决定。别说这次招商,只怕以后她在城东开发区
请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都没什么威信了,王铁生这一手真的很恶毒。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转∨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“我卑鄙无耻又怎样,你又好到哪里去?别在我面前装清高,想想以前,你
载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还不是叉开了双腿给我日。只要我还在澄江,你就别想再往上爬。如果你还想在
☆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澄江混下去,就乖乖的给我骑!”
色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城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陈森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刺眼的阳光和剧烈的心跳让感到阵阵的眩晕。陈
首△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森用手捂着眼睛,耳朵里还有心脏拍打胸腔的震颤声。陈森已经记不清刚才所做
发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梦,只有梦境留人他生理体征的变化让他知道他所做的梦有多压抑。陈森觉得
请★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口干舌燥,饥肠辘辘。他打开了冰箱,冰箱里空空如也,只有他几个礼拜前买的
勿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两瓶可乐还静静的躺在冰箱里。陈森开了瓶可乐,一口气全喝光了。
转☆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载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姐姐的影子一直在他的胸海里。在陈森的心里,姐姐是世界上最纯洁最可爱
∧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女人,没有人可以欺负他的姐姐。有一段时间,他甚至很讨厌傅玉明,不是因
琳〓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为傅玉明配不上姐姐,而是觉得傅玉明抢走了她的姐姐。以前姐姐都是陪着他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