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玉米001 发表于 2016-12-09
【小说名称】:【召唤万岁(疯狂加料版)】
【文件大小】:213KB
【小说作者】:shilinlee
【节选预览】:第01章 极品萝莉和极品人妻
  公元20xx年xx月xx日,那天,宅男岳阳躺在50元的高价从旧货市场淘来的45度躺椅上,以45度装B的姿势仰望着天空,脑子里YY着。
  他幻想着自己坐在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,人事经理在他的后面用她那36F的巨乳在他的头上来回的蹭着,嘴里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呻吟声,左右两边分别是财务经理跟秘书,衬衣半解,正抓着他的两手在各自的豪乳上揉搓着,两人眯着眼睛,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,前台美女正跪在我的双腿中间「咝……咝……」地上下吞吐着他硕大的鸡巴。
  岳阳同学一边意淫,一边掏出自己的大肉棒,上下撸动着,满足地发出「哼……哼……」的呻吟。就在他快达到顶点的时候,突然一声巨响,将他从YY的意境中惊醒了,只见远处出现一个身影正向他飞来,此时正是凌晨两点多,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,因此并没有人看见这一幕。
  没错,就是向他「飞」过来,就在人影经过他的上空时,他仰脖子大叫了一声:“老婆,快出来看上帝!”,上面那御剑飞行的人影听了一晃,似要跌下来,岳阳同学又脑残的来一嗓子:“哥们,别飞太快,你裤链没拉好!”
  上面那人一头栽了下来……
  岳阳同学也不把鸡巴收进去,也不看人家摔得怎么样,就跑去捡那金光闪闪的飞剑,同时大叫:“师父,飞剑是宝物,乱扔会污染环境,万一砸到小朋友怎么办?就算没有,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啦,徒儿替你保管了!这是啥?小乾坤袋?像师父您这么英明神武的仙人,怎能在腰间挂个破布袋呢?徒儿替你保管了!”
  天空跌下的老道士差点没喷血,活了几千年的他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乱认师父的无耻之徒。
  “师父,徒儿我已到适婚年龄,但还没有对象,不知您有没有孙女?御姐萝莉都无所谓,是不是处女也没关系,只要长得够漂亮,小逼够紧窄,耐操就行,我这人不太挑!当然如果是绝世名器,那就更加理想了。呃……最好她武功高强,道法精深,平时还可以给我做做免费的打手兼保镖。要是她懂得双修术那就更好了,有事没事跟我做做爱,然后我的修为就噌噌噌坐火箭一样窜上去,飞一样地成为决定高手……”岳阳同学淫荡地笑着,话没说完,忍无可忍的老道士飞起一脚,踹在他的屁股上,大吼一声:“滚,滚你丫的!”
  就这样,岳阳同学穿越了……
  「啊,眼睛动了,醒了醒了,妈妈,快来,快来,小三哥哥醒了。」岳阳还没有睁开眼睛,就听到有银铃似的清脆童音在耳边响起,马上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,有一种舒爽的刺激感,紧接着,鸡巴就被一片湿热和柔软包围着,鼻端传来一阵女性特有的清香。
  岳阳睁开眼睛,发现老道士不见了,映入眼前的,是个活泼可爱精灵过人的小丫头,大大的眼睛闪动着古灵精怪,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。这小丫头约六七岁,是个粉嫩粉嫩的小萝莉,穿着湖柳淡绿的紧身短褂子,褂子很短,仅仅包裹住粉嫩的小胸脯。褂子上在胸前有很多树叶和藤蔓的花纹,没有花纹的地方和后背则是纤薄透明的材质,露出大片诱人的肌肤。左胸是一朵淡粉色的花,花蕊处似乎有个明显的突起,仔细一看,原来却是那娇小可爱的乳头,乳头和乳晕处同样是透明的,与花朵的颜色搭配得很和谐,相映成趣。右胸则是被一些树叶和藤蔓覆盖,一截藤蔓末梢伸出来,绕了几个圈,小乳头在紧身短褂的束缚下从小圈中“挤”了出来,恰似被藤蔓缠绕逗弄着。整件短褂穿在她的身上,既明艳动人,让人食指大动,又不失天真活泼的童趣,让岳阳在忍不住赞叹设计师的奇思妙想的同时,又暗恨那个没见过面的设计师,也不知道他占了多少手足便宜,才能对小萝莉的身体如此了解,设计出如此融天真和性感于一体的衣服。
  小萝莉头发两边用红线扎起幼细小辫子,长长的垂下来,两条莲藕白臂裸露着,那葱白水滑的小手腕,戴着个单环银圈,上面吊坠着三个指尖大的银铃铛。
  岳阳舒服地呻吟了一声,动了动脖子,看了看四周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,全身赤裸,小萝莉的嘴巴吞吐着他的肉棒,发出啧啧的声音,随后吐出肉棒,小嘴中砸吧了几下,似乎在品味肉棒的味道,又伸出粉红的舌头,在他的龟头、马眼处来回的轻扫。
  见得岳阳睁开眼睛,小丫头异常淘气地扯过一条小辫子,在岳阳的鸡巴顶端来回刷动几下,让岳阳舒爽得差点射出来,又伸手在岳阳怒挺的鸡巴上轻弹了一下,再一手抓着他鸡巴的根部上下地撸动,一手轻揉着阴囊,重新将肉棒纳入口中。她那白兰花似的柔荑小手一伸,就有叮叮的铃声响起来,与她清脆的笑声相映成趣。
  哎?
  岳阳奇了,这个小丫头难道就是老道士的宝贝孙女?极品萝莉啊!
  “霜儿,不许对哥哥无礼……”岳阳正准备动手调戏一下小萝莉,就听到门被人推开,扭头一看,一个美妇正急匆匆地从门外跑了进来,看着岳阳的眼中满是关心和惊喜的目光。接着,又听见她温柔贤慧母性十足带点溺爱地轻斥。
  岳阳注目过去,定神细看,一见那妇人,心里即涌起一阵暗叹。
  天哪,极品人妻……
  “楚楚动人,倾国倾城,”岳阳脑海里闪现出这个两个成语,这个词在他看来就是专门为美妇而造的。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美妇人,她眉清目秀,容颜皎好如月,一双剪水瞳人,清澈若泉,那唇角微弧,喜中含笑,娴静之余,带有似水温柔。乌黑头发自后梳起,盘云高挽,上面仅插一支淡紫带黑的木制云纹凤钗,朴素清雅,却不失大方。整体看上去,更显得她脸净神清、灵气内隐,再衬合那身天蓝带白的泛底拽地长裙,长裙内仅着一条刚刚包住下身的细小内裤,丰满的巨乳在衣裙上顶出两个高高的隆起,两颗乳头也在顶上身衣裙顶出两个明显的凸起,下身隐约可见一片凄凄芳草,让原本被身下小萝莉刺激得快射精的鸡巴又是一阵更强烈的刺激,真让岳阳心里感慨万千。
  如果谁能娶得这样的女人,真是夫复何求!
  “三哥才刚醒,身子还虚,你就这样逗他玩。等会他射出来了罚你全部吞下去。”美妇的一双素臂伸过来,轻轻捉住顽皮的小丫头,嗔打下她肉乎乎的小手,把她从岳阳的肉棒上抱开,又捏住她的两个小乳头轻轻掐了几下,再将她宠溺地抱起,双腿分开搂入怀中,还在她肉乎乎的小穴穴上揉搓了几下,弹了一下她的小阴蒂,又在小穴上揉弄着,算是淘气的惩罚。
  岳阳这才注意到,小丫头穿着一条极短的短裙,明显和短褂是配套的,上面同样有着类似的花纹,长度刚刚好遮住小内裤。而小丫头的小腿这一分开,露出里面和短裙连接的小内裤,也不知内裤是什么材质制作的,紧紧地将阴户绷住,将两片阴唇大大分开。两片细长的树叶恰到好处地遮住阴唇,一些藤蔓紧紧贴合穴肉的褶皱,末梢却又将早已突起的小豆豆牢牢“缠”住,让岳阳不得不再次对那个好色的设计师心怀佩服。
  在母亲的“惩罚”下,小丫头扭动着身体,舒服得嗯嗯了几声,喷出一股股带着清香的爱液,下身泛着淫靡的光彩,显得更加可爱诱人。小丫头全然不怕,还觉得好玩,一边呻吟着一边咯咯直笑个不停,极其可爱地冲岳阳做鬼脸,神气非常,又偏过头去,张开小嘴叼住母亲的一只乳头,吮吸舔弄着。
  “情况未明,不宜失态……”岳阳在心中告诫自己,强行忍住快要放开的精关。其实他自己也感觉十分奇怪,平时见到这样的景象,应该早就射了四五回了,怎么今天这么把持得住?难道自己的性功能有所提升?
  玩闹了好一会,直到小丫头再次高潮,美妇才收起笑容,把小丫头放回床上,玉脸露出痛心又自责的神情,扑到床边将岳阳一把抱住,一对硕大的豪乳顶在他的胸前,摩擦得岳阳舒爽无比。“三儿,你终于醒了,你已经昏迷了两个月了,担心死四娘了,快让四娘看看”
  说完不等岳阳反应过来,就在岳阳身上四处摸索起来,还在岳阳的肉棒上撸动了几下,似乎在确认岳阳一切安好,见岳阳果然无碍,这才放下心来。旁边的小丫头也调皮地爬过来,再次将岳阳的鸡巴含进嘴里,小胸脯和小穴穴也在岳阳的腿上蹭啊蹭的。
  美色当前,岳阳再也忍耐不住了。死就死吧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他张嘴隔着衣服毫不费力地含住近在眼前的一只乳头,双手在美妇的硕乳上揉捏着。在两女的双重刺激下,岳阳终于忍不住,精关大开,“噗呲”一声,一股浓精激射出来,打在小萝莉的脸上,嘴里。
  小萝莉见岳阳射精了,忙一口含住他的龟头,小手在鸡巴跟阴囊上不停地挤压着,将鸡巴吐出说到“三哥……再多射点……我还要……”,说完又含着龟头吸着,过了好一会,终于将鸡巴里面残余的精液吸了出来,然后炫耀似的一边向美妇跟我张开小嘴,一边用手指将脸上的精液刮下塞进嘴里,小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,含糊不清的说:“妈妈……看……我厉害吧……哥哥终于射出来了……你也尝尝……”
  小萝莉嘴里含着我刚射进去的浓白的精液,由于说话的缘故,使一丝浓精顺着小萝莉的嘴角流到了下巴上,在下巴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晶莹的丝线,丝线的另一头连在小萝莉粉嫩的鸽乳上,使得鸽乳闪着晶莹的光芒。
  说完,小萝莉“咯咯”笑着,向着妈妈身边爬去,“霜儿,这丫头……真不害臊”说完宠溺的拍了拍小萝莉的头,无奈的说,然后将双唇吻上小萝莉的小嘴,小萝莉将岳阳浓稠的精液渡进了妈妈的嘴里,两条粉嫩的香舌在两人嘴里搅拌着,两嘴结合处发出“啾……啾”吸吮的声音,小萝莉与妈妈分享着成功的喜悦。
  岳阳看着眼前的母女两人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“这……这……”他目瞪口呆,已经说不出话了,太令人震惊了,鸡巴不知何时也在两人淫靡的动作中又怒挺了起来,正剑指苍天,欲挥师北伐。
  美妇此时正一手抓着小萝莉胸前鸽乳,一手搂着小丫头的小蛮腰,两女的小嘴还在激烈的亲吻着,两女的喉头也在不停地蠕动着。
  过了一会,两人分开了,岳阳的精液似乎已被两人分食殆尽,美妇的双唇“吧嗒”着,似乎还在回味刚才淫乱的滋味,又过了一会,两人终于回过神来了,见岳阳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,都红着小脸,害羞的低下头去.
  岳阳惊诧地问道“你们?你们?”
  美妇看着岳阳惊讶的神情,说道:“怎么了?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看我们这样的吗?难道?”,突然美妇脸上煞白,大惊失色道“你失忆了?”。
  听美妇这样问,岳阳突然想到“看她们两人的穿着,不像是华夏的风格,我这是穿越了?她叫我三儿,三儿是谁?“
  “然不是,我只是昏迷时间太长了,脑子有些混乱,这是什么地方?”
  “这是龙腾大陆大夏国岳家城堡。”美妇道。
  岳阳喃喃自语:“龙腾大陆?我真的穿越了,我回不去了?难道我性能力增加,是穿越的副作用?”这一刻他想起了苍老师、小泽老师、武藤老师、还有……。
  美妇看岳阳难受的样子,玉脸露出痛心又自责的神情:“三儿,以后可不许如此胡闹了。谁给你这个胆子,想不开就去投河,幸亏这回救得及,否则,你教我……你教我如何有脸向姐姐交代?姐姐当年将你交托给我照看,那四娘就是你的娘亲了。三儿,多年来,四娘可没有舍得打过你一回,这次你犯了错误,若不让你记住今天这个教训,四娘可就有负姐姐当年所托了。下月,等你四叔回来,你自己去向他那领一顿棍子吧!”
  小丫头皱起可爱的鼻子,学着说:“三哥乖,去领一顿棍子喔。对了妈妈,霜儿调皮领棍子是捅小穴穴,三哥领棍子是要捅哪里啊?难道是要捅屁眼?”
  美妇没想到小丫头会这么说,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说:“女孩子是要捅小穴穴,男孩子可是要用棍子打屁屁啊。”
  “咯咯咯,原来是打屁屁啊。”小丫头幸灾乐祸地说“要领棍子哦,啪啪啪,打得你屁股开花!”
  岳阳却没心思和她们笑闹。狂汗地想,自己哪有想不开投河?老道士将自己踹到龙腾大陆了,她是不是认错人了?
  他心里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:会不会有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,和自己同时掉到河里,然后这美妇人将自己捞上来了,而那个倒霉鬼则喂了鱼虾呢?一想到这里,额头顿时大汗淋漓。岳阳深怕开口露出破绽,不敢说这是误会。
  万一让对方发现,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宝贝三儿,说不定会马上翻脸,将自己重新扔到河里去,那就完了。